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之侯门嫡妻

第二百一十八章 竹林偶遇

重生之侯门嫡妻 菀柳青青 5289 2019-10-19 11:18

  郁珩道:“周大夫人与殷氏熟悉了之后,便邀请殷氏去成家做客,或者出去游玩,自然有机会和成二公子偶遇的。周大夫人又总是在成二公子面前说殷氏的好话,渐渐地,他就对殷氏产生了爱慕之心,就算没有周大夫人的刻意引导,他也会想方设法见到殷氏。”

   沈妤道:“后来呢,殷氏如何与祁毓解除了婚约?”

   郁珩摇摇头:“并非是两人解除了婚约,而是祁家出了事。不知怎么,祁毓惹上了人命官司,不小心打死了当地一个豪绅家的公子,被送进了衙门,证据确凿,他无从抵赖,等待他的只有死亡。而那时侯,两人已经快要大婚……”

   沈妤惊讶:“周大夫人知道吗?”

   郁珩颔首:“想来她是知道的,因为这也是她计划的一部分。殷家只是做些小生意,怎么有本事救出祁毓?所以,她万般无奈之下,求到了周大夫人面前,周大夫人推脱说她只是个女子,无能为力,只能将此事告知成二公子。许是成二公子太想娶到殷氏,就起了阴暗的心思。之后,殷家也出了事,殷父一病不起,没办法,殷氏就答应了嫁给成二公子。”

   “殷家的事,也是周大夫人搞的鬼?”

   郁珩笑道:“这次应该是成二公子。”

   沈妤轻轻一笑:“为了达到目的,连自己的亲哥哥都算计,周大夫人还真是铁石心肠。”

   郁珩继续道:“之后周家就想办法收买了衙门里的人,让死囚犯代替了祁毓,祁毓死里逃生,只不过需要隐姓埋名的过一辈子。他出狱后并未想着要逃跑,而是先去殷家看殷氏,却是被人告知,殷氏嫁给了成二公子,并且是在他入狱没几日就和成家定下了婚事。周大夫人自然不会放弃到他面前博得好感的机会,当然以她的心机,只会为殷氏‘开脱’,说殷氏或许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,不是嫌贫爱富,还隐晦的告诉祁毓,他能逃出大牢,是她在父母面前跪了几天,父母才答应救他出来。

   祁毓又不是傻子,自然看出了周大夫人对她的爱慕,他虽然不心悦她,却还是感动了。原本他还坚持要当面问殷氏,这样他才死心。殷氏怕事情败露,就收买了一群人扮做官差,因为发现了他逃出大牢而追捕他,他只能先逃命。周大夫人也算是有耐心,为了钓一条鱼,花费了无数心思,浪费了很长时间。虽然祁毓逃走了,可是他的行踪却掌握在她的手中。终于,在一年后,她诱祁毓回去。告诉他,她愿意帮助他,给他一个新的身份,让他重新开始。他不再是逃犯,还可以继续读书考科举,条件是,他必须答应娶她,有成家的帮助,她会平步青云。”

   沈妤嗤笑一声:“成家的帮助?这么大的一个诱饵,他会上钩吗?”

   郁珩笑道:“他倒是还有些文人风骨,即便落到这么狼狈的境地也不愿娶不喜欢的女子,更不愿意依靠女子节节高升,况且——”

   沈妤接过话去:“况且,在逃难途中,对于当年发生的事他有了些许怀疑,只是不敢相信,或者没有证据?”

   “大抵是这样。”

   沈妤道:“周大夫人实在是太会算计了,给祁毓扣上杀人之罪,再救他出去,偏偏不直接给他新的户籍和路引,反而让他逃难一年,受尽颠沛流离之苦,这样一来,就是再有骨气的文人,也不得不在权势富贵面前低头。就算他还不答应,但是周大夫人手中掌握着他杀人的证据,足可以威胁他娶她。为了得到一个喜欢的男人,布局这么久,心思如此缜密,我不得不佩服她。”

   把一个清高的书生打造成一个为生活卑躬屈膝的男人,这还是她最初爱慕他的样子吗?她喜欢的到底是原来的祁毓,还是纯粹求胜心在作祟?

   郁珩笑着叹道:“后来,祁毓就离开了,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经历了什么。周大夫人毕竟是个女子,可等不起那么久。在父母的逼迫下,嫁给了周家大公子,也就是国公夫人的大哥。虽然她人到了京城,心却不在京城,她一直在打听祁毓的消息,也在关注着殷氏。在她看来,殷氏就是阻碍她和祁毓在一起的石头,她的才华和容貌都不在殷氏之下,出身也比殷氏好得多,若是没有殷氏,祁毓一定会对她死心塌地。她将被迫嫁给周家公子的不忿转嫁到了殷氏身上,再加上她后来查到殷氏在去寺院上香的时候,竟然和祁毓久别重逢,虽然两人当面并未说几句话,但是足以点燃周大夫人的怒火,只是她人在京中,不能亲自到场,但是她安排在殷氏身边的人,将殷氏的一举一动写信告知了她。”

   沈妤眸光漾起:“然后殷氏有了身孕?”

   郁珩道:“不错。”

   沈妤叹息道:“想来,当年的真相,祁毓和殷氏都知道了,否则两人也不会做出这种有违伦理之事。”

   “但是自那以后,殷氏的身体越来越虚弱,没过多久,殷氏就联系不到祁毓了。”郁珩顿了顿道,“生下成桢没多久,殷氏就去了,后来成二老爷也去世,殷氏见成桢与祁毓容貌有几分相似,就将她接进京。后面的事你就都知道了。”

   沈妤愣了好一会,才感叹道:“一个女子狠起来的时候,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。她明明恨极了殷氏,可是为着成桢和祁毓那点相似,便加倍的对她好,为此不惜除掉卉颐让成桢取而代之。仔细想一想,她对祁毓还真是痴情。”

   只是她这份痴情害了太多无辜之人的性命,实在可恨。

   “可怜殷氏,一心把她当成好姐妹,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她手中的棋子罢了。赔上了自己的一生,丢掉了性命。”沈妤无不惋惜道,“明明是一对佳偶,却成了亡命鸳鸯。”

   郁珩道:“也许,祁毓没死。”

   沈妤眉眼露出三分惊讶:“没死?”

   郁珩微笑道:“我已经派人去寻找了,只是已经过去许多年,突然要找这么一个陌生人,怕是要花费一些时间。”

   沈妤道:“不急,只要人能找到就好。只是我要提醒卉颐,要小心些周家人,毕竟她不能在严家住太久。”

   郁珩轻声提醒:“周大夫人不是蠢人,她若是要害严卉颐,必定将自己摘出去。听闻狩猎回来后,她身边一个嬷嬷和婢女没多久就得了急病死了,可见她是个做事不留后患的人。”

   沈妤心头一寒:“这位周大夫人,行事果然狠辣。”

   她毕竟身上有诰命,就算皇后要为严卉颐出气,也不能将她召进宫问罪。

   “围场上,你救了严卉颐,想必周大夫人连你也盯上了。”郁珩道。

   沈妤明眸一扬:“那又如何,她还能杀了我不成?”

   郁珩温声笑道:“她的确没那个胆识和能耐直接害你,却是可以借别人的手。”

   想到了陆夫人和崔大夫人要吃了她的模样,她心下了然: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 郁珩垂眸凝视着他,幽怨的叹了一声。

   沈妤失笑:“你又怎么了?”

   郁珩故意牵强的笑笑:“你心里心里想的都是别人的事,沈明洹也就罢了,他毕竟也是我表弟,但是你对严卉颐都比对我好,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?”

   她本就生的五官精致,容色清妩,尤其一双眼睛更是春水潋滟,她微微一笑,更是妩媚横生。

   “你连这点小事都要计较?”她嗔道。

   郁珩离她越来越近,轻笑道:“只要是你的事,我自然都要计较的。”

   沈妤笑而不言,眼底的笑意越发浓了。

   郁珩剑眉微挑,多了几分戏谑:“方才你说要感谢我的。”

   说着,他俯下身,沈妤闭上眼睛,并未躲开。

   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碰,他的唇就离开她的。本就涂了口脂的菱唇,好像变得越发嫣红。

   两人相顾无言,郁珩看了她一瞬,目光闪躲,轻咳一声,耳根却是悄悄红了。

   沈妤像是发现了什么稀奇事,倒是盯着他看了许久。没想到他身为男子,倒是还不好意思了。

   但是她还是给他留些面子的,神态自若道:“我出来的时间不短了,该回去了,不然三婶问起不好解释。”

   郁珩眼睛弯起,手轻轻勾住她的手指:“好。”

   未免打扰他们,跟着沈妤和郁珩的人退的远远地,所以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做什么。

   两人刚出了凉亭,突然听到元骁道:“谁在那里。”

   沈妤和郁珩循声望去,却发现茂密的竹林,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一个白色的人影在此处极为显眼。

   沈妤默然,等待着接下来的事。

   元骁以为是哪家婢女在故意跟踪,偷听郁珩和沈妤谈话,谁知竟是沈家姑娘。

   他惊愕非常,看向沈妤:“郡主,是……是……”

   沈妤黛眉微蹙,行过去一看,却发现是沈婳。

   沈婳也算是经历过事的人了,她强作镇定,见到沈妤立刻跑过来:“五姐,原来你在这里,真让我们好找。你快回去罢,三婶看不到你可是着急了。二哥正在和一众公子比赛射箭,正盼着你去给他鼓劲呢。”

   她倒也不算说谎,姜氏和沈婵的确在看台上和一众夫人说笑,在谈起沈家公子和姑娘的时候,才想起沈妤过了许久还未回去,所以派人去找。沈婳猜测沈妤可能和楚王在幽会,想碰碰运气,所以也四处寻找,没想到两人果然在此地相见,而且刚来不久,就发看到两人亲密的模样。

   最重要的是,郁珩看着沈妤的眼神是十足的爱怜和宠溺,无论哪个女子见到,都会觉得嫉妒罢?

   沈妤目光淡淡,看不出半点情绪,却是凉滑如谁,在她身上划过。风一吹,她觉得遍体生凉。

   沈婵骤然生出一种想逃跑的感觉,忽而沈妤笑了:“让三婶着急了,我这就回去。”

   沈婵舒了口气,急切道:“五姐,我们快点走罢,二哥马上就要上场了。”

   “好,容许我向楚王殿下告别。”

   沈婵像是这才发现楚王在此,她先是吃了一惊,在外人看来她就是没想到楚王和沈妤在密会。然后她赶紧低下头,一副受惊的模样,行礼道:“臣女见过楚王殿下。”

   郁珩云淡风轻道:“不必多礼。”

   又对沈妤道:“我先走了,马场上人多,你小心些。”

   沈妤笑道:我知道,你先离开罢。”

   元骁也走上前,向沈妤拱了拱手,跟着郁珩大步离去了。

   沈婵心中又酸又涩,又掺杂着些许欣喜。她佯作惊慌,呼出一口气,拍拍心口:“五姐,楚王殿下他……他怎么……对不住,我不知道殿下在此处,否则我就不来寻你了。”

   看她的表现,像是真的仓皇失措,不是在演戏。沈妤不着痕迹的扫了扫她,安慰道:“楚王殿下性情温润,不会与你计较,你不必害怕。”

   沈婵望着她,欲言又止。

   沈妤目光一顿:“六妹想说什么?”

   沈婵咬咬唇,犹豫道:“我……我觉得既然五姐和殿下情投意合,为何不早早定下亲事,五姐不需要守孝,且已经及笄,可以成亲的……”

   沈妤拍拍她的肩膀,淡淡笑道:“六妹的好意我记下了,不过既是婚姻大事,关乎女子终身幸福,自是要从长计议,急不得。”

   沈婵点点头,娇娇怯怯道:“原来如此。五姐的终身大事,自有祖母操心,只是外面一些传言,怕是对五姐不利。”

   沈妤莞尔:“那些话,我一向不在意,也不会对沈家造成什么影响,六妹不必担心。”

   沈婵乖巧的道:“我记得了。”

   两人一同回到马场,去了看台。果然,姜氏在焦急的等待,询问她去何处了。

   沈妤拂袖坐下:“让三婶担心了,我去寻卉颐说了会话,又在院子里四处走了走。”

   姜氏笑道:“原来如此,这我就放心了。你来的刚好,洹哥儿才下场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