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枭妃倾天:妖帝,已就擒!

第850章 被轻美人帅到心怦怦的尊主【2更】

  听到这句话,大罗金仙更加惊慌失措了,脱口而出:“是……是是是!”

   “是,小的从洪荒而来,小的是受人指使的,这一切绝非小的意愿,少君殿下饶命……饶命啊!”

   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初自诩为大罗金仙时的高傲,像一只瑟瑟发抖的虫子。

   听着这一番对话,君慕浅微微一愣。

   什么叫做从洪荒而来?

   洪荒,不是一个时代么?

   虽然天地法则之中,是有时间法则。

   参悟时间法则的修炼者,亦可以掌控时间冻结,时间倒流和时间加速等。

   可纵然能够悟出时间倒流,也最多不过是很短的几分钟或者几个小时罢了。

   又有何人能够穿梭百万年的时间?

   现在能做到的,恐怕只有她公公婆婆了吧?

   君慕浅偏头瞧着绯衣男子,先沉浸了一会儿男色。

   随后才突然想起,在灵玄世界的时候,她家美人因为被她公公婆婆封印了力量,导致记忆亦是不全的。

   但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他已经重返天域,魂魄归体,一切记忆都已经恢复。

   以容轻的身份,所知道的事情定然要比其他修炼者都多。

   君慕浅瞟了一眼药无法,见到这个老头儿同样一头雾水,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。

   看来,有些事情,化神境巅峰也没有资格知道。

   容轻眉目不动,眸光淡淡:“谁?”

   “是……”大罗金仙犹豫了一下,因为其中一个指使他的人已经死了。

   但另外一个指使他的人……

  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大罗金仙浑身颤抖了起来。

   他低下头,咬着牙不敢开口。

   容轻的唇似是一弯,重瞳深沉,笑意凉薄:“得罪不起他,便得罪得起本君?”

   “不……不不!”这句话,让大罗金仙更加惊惧了,他使劲得咬牙,“是……是天尊!”

   又是天尊!

   君慕浅眼眸一深。

   当初,他们再盘问灵山十巫的时候,最后并没有问出来,便是因为那个灵山十巫活生生地把自己磕死了。

   那个时候,他就叫出了这样一个称谓。

   可天尊?

   到底是哪一位天尊?

   君慕浅眼神微凝。

   不管是哪一位天尊,都证明了天尊是真的还活着!

   可是她又分明见到了道德天尊的残留神念,这到底是……

   容轻没言声,垂眸看着大罗金仙。

   他的眼神凉而淡,如浮冰碎雪,此时却让人感受到了无比的森寒。

   大罗金仙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剧烈了,他也自知是不可能再隐瞒下去了。

   额头上冷汗淌下,心里防线终于没能承受住,大罗金仙惊恐地大叫出声:“元始天尊!是元始天尊大人!”

   “!”

   君慕浅神色一变。

   三清之玉清元始天尊,封神之战时期的阐教教主。

   始麒麟的独子,四不相,也正是他的坐骑。

   怎么回事?

   就算元始天尊真的还活着,和容轻又有什么仇恨?

   药无法还是一头雾水,他压低声音问道:“丫头,元始天尊是谁?”

   君慕浅猛地转头,瞳孔骤缩:“老头儿,你别骗我,你不知道?”

   “我当然不知道啊。”药无法有些懵,“丫头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不过听这个名字,似乎这个人很厉害?”

   “你也忘记洪荒了?”君慕浅眉心一紧,“连你也是么……”

   药无法可是化神境巅峰,到底是什么力量将他也影响了?

   “嘿,丫头,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啊。”药无法嘴角一抽,“虽然我的岁数是有点大,可又不是健忘脑,我身子骨还硬朗着呢。”

   “老头儿,我又没说你老。”君慕浅无语,她微微沉默了一瞬,叹气,“我就是感觉有些不安。”

   “有什么好不安的。”药无法并不认同,“丫头,你婆家如此厉害,虚幻大千你可以横着走。”

   嗯……这个不知道,他能不能沾点光?

   药无法搓了搓手,眼放精光。

   “老头儿,醒醒。”君慕浅提醒道,“你口水流下来了。”

   药无法:“……”

   前方,大罗金仙还在不断求饶:“少君殿下饶命,小的要知道是您,绝对不敢生出半点心思。”

   他能够修炼到大罗金仙,本就天资出众。

   他还没有活够,还没有享尽荣华富贵,他不想死。

   这大罗金仙将元始天尊的名讳说出来,也是想着绯衣男子能不能因此忌惮,放过他一命,或者哪怕是让他回去报信。

   虽然他在元始天尊手下的地位不如太乙真人等十二金仙,但他好歹也是个大罗金仙,说不定天尊得知了他有难,还会来救他。

   但是显然,他想错了。

   天域少君不会放了他,元始天尊更不会出手救他。

   得到了这个答案之后,容轻眉微微一挑。

   他修若梅骨的手指抬起,便在空中那么一点。

   依旧是风轻云淡的一指,看似没有任何能量波动。

   但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指!

   “唰!”

   顿时,大罗金仙的表情凝固了,他死命地掐着自己的喉咙,眼睛凸起,满目红丝。

   “嗬嗬……”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东西,惊惧万分,“不!不……”

   话音一断,下一秒!

   “嘭!”

   大罗金仙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,旋即突然一炸。

   “嗡——”

   容轻手掌,掌中出现了一个和大罗金仙一模一样的小人,只有半个拳头大小。

   那小人面上的表情同先前炸裂开来的大罗金仙同出一辙,只不过是缩小版的。

   君慕浅眼神一凝。

   莫非,这就是洪荒史上记载的,修炼者体内才会有的元婴?

   修炼元神,显化婴儿。

   元婴,是修炼者凝聚全身灵气,化为一个纯能量体的自己。

   现有元神,后有元婴。

   只是如今时代变迁,这种修炼方法早已摒弃,早已没有了元婴一说。

   君慕浅拧眉。

   她起先还怀疑了这个黑衣人的身份,现在看来,他还真的便是从洪荒而来的。

   可到底如何而来?

   容轻缓缓合掌,大罗金仙的那枚元婴就被收了起来。

   而后,他转过身来。

   这一次,看向的是七大宗门的众人。

   依旧没有说话。

   可威压是那么的盛,任谁感受到这个尊贵无比的男人暴怒万分。

   君慕浅轻咳了一声,突然就觉得她家美人一瞬间帅起来了。

   那么,她就勉强承认,现在的他比她还要帅。

   她也不得不承认,这样被护着的感觉极好。

   只有在容轻出现的那么一瞬间,她才意识到,她累的时候,一回头,身后是有人的。

   这个人,她可以依靠。

   七大宗门还幸存着的人,脸色已经惨如白纸了。

   他们呆呆地看着绯衣男子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   看着这一幕,药无法啧了一声。

   这七大宗门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,把虚幻大千惹不起的存在全部都惹了个遍。

   这惹了君丫头,就相当于惹了容小子,更相当于直接惹了那两位。

   惹了天域,就相当于惹了上五域。

   真的是太惨了。

   清澜咬着唇,指甲上满是鲜血。

   恐惧之中,还有些茫然。

   事情,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?

   她才刚成为三清宫的宫主,这就要死了?

   道无已经看透彻了,他惨笑一声:“不敢求得少君殿下原谅,但求一死。”

   说完,他抬起手来,运起灵力,对着自己的天灵盖就是一掌,十分果断。

   “咔嚓。”

   道无的头一歪,便了无了声息。

   梵天宫宫主看到这一幕,也要效仿。

   左右都是一死,自杀还能免受痛苦。

   然而,就在他也准备击碎自己天灵盖的那一刻,忽而!

   “嗡嗡!”

   空间忽而剧烈地震动了起来,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牵引而来。

   梵天宫宫主猛地瞪大了眼睛,惊骇了。

   就眼见着半空之中,道无的灵魂在缓缓凝聚,直至完全成型。

   “还想轮回转世?”容轻嗓音清冷,眼神却极为狠戾。

   向来淡然的他竟是也说出了这两个字来。

   “做梦!”

   “嘭!”

   还活着的七大宗门之主就看着道无的灵魂在绯衣男子掌中汇聚,又猛地炸裂开来,都呆滞了。

   好狠!

   连轮回的机会都不给!

   君慕浅按了按自己的心脏:“老头儿,你说我一看我家殿下,我这心怎么跳得那么快呢?”

   药无法:“……”

   呸。

   居然想欺负他这个几十万年都没有伴侣的人,门都没有,他不吃这一套。

   七大宗门道殿殿主,道无,殒!

   “完了,真完了……”梵天宫宫主心中最后的侥幸也没了。

   这五个字,也成为他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了。

   肉身崩毁,灵魂俱灭!

   七大宗门,终于彻底灭亡了。

   从此,虚幻大千将不再有这个名讳。

   解决完了道无和清澜等人之后,容轻才终于微微呼吸了一瞬,心中的杀意平息了几分。

   他的手指,还在轻颤。

   因为只有他自己,才能知道他自己内心深处的害怕。

   他想起来他在下位面的时候,因为力量被封,记忆也残缺。

   有关天域的一切事情都模模糊糊,但记得虚幻大千中其他域界的事情。

   那一年,他刚好回到虚幻大千休息,恰巧得知了东域的一件事情。

   暮霖来报说,东域七大宗门合力追杀一位长生境的女修,追杀了七年,合共万亿里路。

   但最终于无影崖上,全军覆没。

   彼时,他只是把这件事情当成了漫长生命中的一个趣闻罢了。

   可未曾想到,在那么早的时候,他就已经注定了深处其中而不能自拔了。

   容轻不敢去想,倘若真的被七大宗门得逞,结局会是什么。

   他的生命中,从此会少了一个人,少了一种颜色。

   仍旧是没有七情六欲的一片虚无世界,他不会爱人,也不会被爱。

   但是,她来了。

   从此,有了光。

   可以治愈一切伤痕的光。

   “……”

   这一时刻,所有人都默默地退开了一步,为这对经历了万般艰苦,好不容易才见面的伉俪让出了独属的空间。

   药无法摇头叹息,背过身去抹了抹眼泪。

   他知道,君丫头这一路走来,最难的时候不是被追杀,更不是敌人太强,而是在下位面那一战之中,差点失去了此生挚爱。

   容轻一步一步地在走近,他望着紫衣女子,眼神是那般刻骨铭心的温柔,微光缱绻。

   “慕慕……”

   君慕浅也看着他,看着她可以为之死去的眼神,看着那风华绝美的面庞,心不禁微微一颤。

   这是容轻。

   她的容轻。

   她想直接扑上去抱住他,告诉他她这些个日日夜夜以来,到底有多么想他。

   可近在咫尺,君慕浅突然又有些害怕了。

   会不会又只是一个幻影?

   亦或者是一个分身?

   也许她这么一碰,他就会像上次那样化为星辰点点,随风而去。

   君慕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还是迈出了第一步。

   她唇角弯起,笑了,眼泪却也流了下来,声音很轻。

   “如果你是真的,我真想抱抱你。”

 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久等了_(:з」∠)_

   咳咳,宝宝们可以回头看一眼第二章,算是呼应了一下~

   尊主:?所以你以前把这事儿还当趣闻来听呢?

   容轻:……QAQ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