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

第132章 一顿炒作猛如虎,一看战绩二百五

  《第一废墟》确实火了。

   全网热议。

   因作品质量过硬,经得起吹捧,加上又是新人超水平之作。一时间,无数路转粉,支持UU的言论也只增不减。

   相反,因Zero在神坛上站得太久了,不知有多少人想让他下来,如今借此机会,不少人都跳出来唱衰,不管实锤够不够硬,闭着眼就说《九号基地》抄袭。

   此时持续发酵,从圈内扩散到圈外,连不看漫画的网友们,都知道这两部作品的事。

   自从决定“蹭这波热度”后,司裳整夜未睡,持续关注网上言论,一点点看着局势被扭转过来。

   【UU,我们支持你,千万不要被打倒了!】

   【专心画你的漫画,正义肯定会降临!你的身后有我们!】

   【UU加油,我们也在为你加油。】

   ……

   诸如此类的鼓励,越来越多。

   贬低Zero的言论,也照样在增加。

   【如果Zero是故意的,那也太欺负人了。】

   【想不通Zero为什么要跟UU过不去,就因为一个题材,新人成绩威胁到他的地位了?】

   【不问世事神隐的人设要崩了吧。】

   ……

   同时,《第一废墟》在CC漫画上的数据,也在呈直线上升。

   自从Zero推荐过《长眠》后,《长眠》的数据就一直压着《第一废墟》,后来Zero的《九号基地》登陆CC漫画,第一无疑是《九号基地》的,所以《第一废墟》沦为第三。

   就在这一晚,《第一废墟》数据在两个小时内反超《长眠》,然后一路狂奔追上《九号基地》,跟《九号基地》开始激烈的角逐。

   天亮之际,两部作品各项数据,远超于第三名的《长眠》,其它作品更是望尘莫及。

   在站外,《第一废墟》的好评也层出不穷,成为各大论坛网站的热门话题。

   司裳长吁口气,笑容展现。

   叩叩叩。

   门被敲响。

   “姐,醒了吗?”

   门外传来司风眠的声音。

   一夜未眠的司裳,此刻精神奕奕,听到门外的动静,她从床上跳下来,踩着拖鞋去开门。

   “阿眠,怎么了?”

   司裳诧异地看着站门口的司风眠。

   他就穿着宽松的睡衣,几缕毛支棱着,脸上还带着困倦,像是刚睡醒的模样。

   司风眠道:“看到网上消息了,担心你,来看看。”

   “我没事。”司裳唇角微微弯起,“我问心无愧,没什么影响的。”

   仔细盯了司裳几眼,确定司裳情绪并未没影响到,司风眠才放心地点头,“嗯。那就好。”

   伸手给他理了下头发,司裳无奈地笑道:“瞧你这样,昨晚睡得很晚吧,要不要再去睡个回笼觉?”

   “不了,待会儿还得出门。”

   司风眠后退半步,躲开司裳的手。

   “长大了,连碰一下都不行了,”司裳笑了一下,问:“不是周末么,要去哪儿啊?”

   唔了一声,司风眠含糊地道:“跟团队搞机器人的事。”

   “哦。”

   司裳略有耳闻,表示理解。

   “那我先走了——”

   走了两步,司风眠手揣兜里,又一顿,倒退着又来到门口,头微偏,冲司裳挑了下眉毛,“真没事啊?”

   “怎么说你好……”司裳无奈地强调道,“真没事。”

   “那好吧。”

   司风眠点点头,表情有些奇怪。

   司裳哭笑不得,“怎么,你还盼着我有事啊?”

   “没有,我走了。”

   司风眠摆摆手,往自己卧室走。

   没走几步,听到司裳卧室的关门声,微微顿住,他伸手抓着乱糟糟的头发,狐疑地往后看了眼,然后才颇为惊奇地进自己卧室。

   不对啊……

   他姐,平时挺敏感、脆弱的,遇到一点糟心事都会郁闷半天,何况是这种全网热议的劲爆事件了。

   仔细一想,他又觉得,司裳近日转变挺大的。

   索性没事就好,他没有深想。

   洗了个澡,司风眠换上套干净衣衫,清爽出来。

   本欲出门,步伐一顿,绕了个弯去软被上拿起手机,他给单行发了条消息。

   【司风眠】:女生一般都喜欢什么东西?

   【单行】:???

   【单行】:清心寡欲的校草大人,你被盗号了吧?

   【司风眠】:没有。

   【司风眠】:去趟朋友家,他家有个姐姐。

   【单行】:???

   【单行】:逻辑呢?

   【司风眠】:上门带点东西,正常操作。

   【单行】:……行吧。

   【单行】:这方面我也不太了解。不过,我们学校门外有家蛋糕店,女生们都挺喜欢的,平时都约着去买。要不,你随便带点蛋糕?

   【司风眠】:好。

   算是采纳了单行的意见,司风眠却没有随便的意思,打开某点评APP,搜了一下全城的蛋糕店,选了一家评价最好的。

   开车,一个半小时。

   犹豫片刻,司风眠点开萧逆微信,发了条消息。

   【司风眠】:我可能要晚点到。

   【萧逆】:哦。

   一如既往地高冷。

   司风眠早已习惯,完全没放心上。

   昨晚,他通过微信帮萧逆解答几个疑问后,成功诱导萧逆邀请他去帮忙。

   就约在萧逆家里。

   *

   大雪初歇。

   吃过早餐后去睡回笼觉的司笙,隐约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,睁开眼,缓了两分钟后,她趿拉着拖鞋出门。

   此时,客厅的门被推开。

   萧逆走进来,板着脸,神色阴沉得能滴水。

   “你没生气吧?”

   “我真不是故意的,是这球先动的手。”

   “现在找师父来修,今天应该能修好吧?”

   随着喋喋不休的声音,司风眠随后进门,他怀里抱着个篮球,表情颇为郁闷,跟在萧逆身后抓耳挠腮的。

   视线从他们身上扫过,司笙主动出声询问:“怎么了?”

   二人止步,立马看过来,这才注意到她的存在。

   司风眠一瞬噤声。

   “卧室玻璃碎了。”萧逆解释,然后又一瞥司风眠,交代他的来历,“下周期末,他过来给我复习功课。”

   “嗯。”

   司风眠乖巧点头,手下意识放到脖子上,看了眼司笙后,就迅速移开目光。

   萧逆:“!”

   连看都不敢看了,还敢说不肖想他姐?!

   “哦,”司笙淡淡应声,提醒道,“以后别在卧室玩球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司风眠脑袋埋得更低了。

   球是他玩的。

   萧逆在啃书时,他刷完两张卷子,闲得没事,就玩了下萧逆卧室的篮球。没想,一失手,直接把玻璃砸了。

   尽管他由衷觉得萧逆卧室玻璃堪忧,但不管怎么说,还是他手贱……心虚是免不了的。

   司笙道:“你们先在客厅复习,我打电话让人来修窗户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司风眠更心虚了。

   他砸坏玻璃,司笙没一句责怪,还主动找人来修……可司笙在司家跟他打招呼时,他却没有搭理,全程给司笙板着脸。

   萧逆问:“你不出门吗?”

   平时周末,司笙总会出门,所以萧逆才放心将司风眠叫来。

   不过今天,似乎,有点悬。

   “有点事,不出门。”

   萧逆:“……”哦。

   后悔把司风眠叫过来了。

   *

   易中正清早就被王爷爷他们接走了,几个老头带着轮椅,硬是要带易中正去看封城雪景,司笙交代他们注意安全后,也就由得他们。

   家里只有他们仨。

   司笙回屋联系人来修窗户,然后洗漱、换衣服,打算叫外卖时,陶乐乐带着一堆食材造访了。

   “笙笙姐,我外公说他们在外面吃,他担心你们在家没饭吃,所以让我过来做几个菜。”提着好些袋子的陶乐乐一通说完,然后视线移到规矩坐沙发上的司风眠身上,“这位是——”

   司风眠主动介绍道:“我是萧逆的同学,司风眠。”

   “哦。”陶乐乐点点头,打招呼,“你好。”

   说完她就自觉跑去了厨房,手脚勤快地开始收拾。

   不多时,她的脑袋忽然从门口探出来,眨着惊奇地眼睛,问:“你们还特地跑到城南去买蛋糕了呀?”

   司笙:“什么?”

   萧逆:“?”

   两人一致疑惑的目光,让陶乐乐颇为错愕,“厨房里的蛋糕啊,城南最火爆的蛋糕店,唯一一家。不是你们买的吗?”

   司笙一怔,看向萧逆。

   萧逆一顿,看向司风眠。

   司风眠抽笔盖的动作一顿,继而抬起头,手指挠了挠鼻尖,表情淡定地说:“我路过,顺便买的。”

   “哇。萧逆,你同学真好。”陶乐乐眼睛一亮,“买的这款是限量的,要好早排队才有呢,我平时跟朋友去,要运气才能碰到。”

   萧逆:“……”就知道他居心不良。

   司风眠:“……”跪求不要戳破。

   目光在三人身上游离一圈,末了,定格在神情局促却强装平静的司风眠身上,司笙顿时明白了什么,轻笑一声,却自然而然地移开视线。

   她扭头一看陶乐乐,道:“那先拿来吃吧。”

   “行,我去拿。”

   陶乐乐赶紧回厨房,把小蛋糕全部端过来。

   五个小蛋糕,他们一人一个,剩下一个留着。

   几分钟后,四人围坐在沙发上,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小蛋糕,但气氛沉默到近乎沉默——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题。

   陶乐乐吃了两口蛋糕,忽然想起什么,有点愤愤地问司笙:“对了,笙笙姐,你看网上的新闻了吗?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司笙不动声色地问。

   刚醒来没多久,她没来得及看。

   不过,也能猜得七八分。

   “就昨天晚上《第一废墟》和《九号基地》撞梗的事,本来到凌晨热搜撤了,大家都闹得差不多了,散了。结果没多久,忽然冒出个‘Zero抄袭UU’的热搜,直接挂了一夜。”

   提起这个,陶乐乐就气得不行,“凌晨三点到四点,我们都睡了,战斗力最差的时候,忽然涌出一大波的水军,对大叔各种造谣生事、人身攻击。”

   “原本是撞梗,到他们嘴里,就颠倒黑白,直接成抄袭了。”陶乐乐喘了口气,继续道,“我在网上跟他们吵了一个上午,他们一口咬定抄袭,差点被他们气炸了。”

   旁边的萧逆和司风眠自觉沉默。

   “哦。”

   司笙回应了陶乐乐一声。

   很明显,司裳入套了。

   勾了勾唇,司笙饶有兴致地看了眼司风眠,只见司风眠表情纠结,但强行转移注意力,装作没听到陶乐乐的话。

   于是——

   陶乐乐:“我从大佬那里得来的消息,昨晚这一波反常的现象,是UU的自我炒作。”

   司风眠:“……”

   陶乐乐:“很多账号都是水军,太明显了。可惜路人傻傻分不清楚。”

   司风眠:“……”

   陶乐乐:“两个小时前,UU在微博和漫画广场发声,让粉丝专注作品,不要起争执。表面上看着是劝和的,结果引起截然相反的效果,激得她的粉丝以为她被CC施压,不得不出来平息战争。现在适得其反,粉丝越来越亢奋,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了。不得不承认,她太会玩了。”

   司风眠:“……”

   陶乐乐:“感觉在下周五之前,这件事的热度会一直保持。大叔那尿性肯定不会发声的,只能任由UU作妖了——”

   “咳。”

   万般无奈之下,司风眠轻咳一声,打断了陶乐乐的持续吐槽。

   “怎么啦,呛到了吗?”

   陶乐乐疑惑地看过去,清澈明亮的眼睛眨了眨,有几分关切。

   “……”

   本想为亲姐说两句话的司风眠,被她那双眼睛盯着,硬是一个字都没说出口。

   半晌,他只得憋出两个字,“没有。”

   “对了,你们俩看漫画吗?”陶乐乐问。

   萧逆:“不看。”

   言简意赅,依旧很酷。

   司风眠:“……偶尔。”

   “那你知道最近很火的《九号基地》和《第一废墟》吗?”

   “嗯。”

   “真的呀!”

   陶乐乐顿时跟发现队友一般,直接将司风眠拉入自己阵营。

   接下来,萧逆无辜地被挤到一边,陶乐乐凑到司风眠旁边,开始跟司风眠八卦起“Zero和UU的二三事”来,话语行间皆是对Zero的维护。

   司风眠碍于修养,不会长时间保持沉默,只能偶尔回几句,于是得到回应的陶乐乐,说得越来越兴奋,上头了。

   萧逆头疼不已,麻利儿将蛋糕吃完想脱身,结果一偏头,就看到司笙乐不可支的表情。

   萧逆莫名,“你笑什么?”

   “高兴。”

   画面实在是滑稽有趣,司笙止不住的想乐。

   看得出,司风眠还是想给司裳说几句话的,奈何陶乐乐开始扯到“UU画风、分镜模仿Zero”后,他实在无力辩驳,只得郁闷地当陶乐乐的倾听者。

   挺有意思了。

   萧逆古怪地看了眼司笙,没深究,拿着书起身去餐厅那边搞研究去了。

   司笙吃完蛋糕,听到手机铃声响,就回卧室接了一通电话。

   电话是楚落打来的,无非是看出“UU这一连串的炒作碰瓷蹭热度”的操作,感觉先前看走了眼,如今心里憋着一口怨气,不吐不快。

   “你说她怎么请的专业水军?”吐槽完,楚落百思不得其解,“一晚上搞这么大阵仗。”

   司笙勾了勾唇,“可能有人帮忙。”

   毕竟司裳身后还有一个想巴结她的程悠然。

   俗话说得好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程悠然在娱乐圈多年,如今再如何没落,想要引导一点舆论,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 当然——

   如果没有程悠然暗中相助,司裳只是一味地接受而不奋起反击,下周五就不好玩了。

   “也是,毕竟是名媛小姐,有人脉关系在。”楚落道,“不知道下周五大叔会怎么反击。”

   “你就这么确信她会反击?”

   “他这种爱搞事的尿性,要是不来个闪瞎人眼的反转,我直播——”

   “打住。”

   司笙截断楚落极有可能不雅的话。

   楚落便也真的收住了。

   撇开漫画圈的话题,二人闲聊了一阵,过了约摸十来分钟才挂断电话。

   客厅不知何时没了动静,隐约听到厨房有切菜的声响。

   叩。叩。叩。

   门被敲响三下。

   门没关,打开一半,司笙闻声一回身,就见到伫立在门外的司风眠。

   她两道视线打过去,落到司风眠身上,问:“有事?”

   司风眠一顿,未语,颇不自在地摸摸鼻子。

 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司裳: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。

   程悠然:艹,连我都被算计在内了?

   司美人:常规操作。我们家三爷说过,杀人嘛,得诛心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